墨延

大爱渣反魔道o>_<o墨香铜臭大大万年爱>3<
荣耀狄仁杰庄周扁鹊,欢迎勾搭~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apple派-:

非常感谢,看完了感觉收获颇丰!!谢谢(*°∀°)=3!!转自西红柿精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开学不愉快,咳,就是想问一下我折腾个温老祖宗的感情可好。

舔舐着剑上温热,素净指腹划抹嘴角狭长血线,他嗤声扬起,双眸深邃谓如潭墨,显分妖娆,语声缱绻待似情儿佳侣:“不服者呐,死?”

“你只是不知道我喜欢你…”惨然一笑不敛悲楚,薄唇齿血贴住惊愕不合的口舌,反复勾勒描绘着齿形余味,垂眼任凭泪水肆流入骨咸苦。“所以,请杀了我。”


我只是……不够爱你。


如题所见,BE吗?

记忆里的童年

棠香

1.
耳旁全然是人声举作的嘈杂,模糊着那些人影攒动,是不可闻而不想见。
自己现在尴尬被动的处境,那双不再如同记忆不含温情的眼,她情愿猝死在长梦里。
只是难得这破院子里的热闹,注定不同于往日。
“秋家到现在也没个准信儿…恐怕是弃了。”
“可不是嘛?留了夫人在这半死不活的。”
“呸呸呸,还叫什么夫人啊,这是罪妇秋氏,该叫侯府夫人的,是外头萃毓阁里的那位!”
“荒谬,那个可能什么?不就是在床上…那,脱衣舞那些个,哪像是大户人家的家教!”
“仔细着点,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可不得被活扒了皮,上面那些事可是让我们这些奴才能议论的,诶,夫人来了,快走我们出去!”
“哎……”
零碎的脚步声急利逐轻,远晌就传的清女子明丽的娇笑,踏的脚步,进了房。
“怎么还不醒,嗯,菊香?”
“是。”
一盆刺骨冰凉的水彻底清醒了她,睁了眼猛地起了身。
“呦~好姐姐,你可终于肯醒过来了。”女子摆弄着指尖豆蔻,见她模样眸里忍不住的快意恶毒。
“……”
“莫非是痴傻了不成?我这可怜的姐姐呦,这秋家不想着你,看现在,估计是想着怎样和你抹个干净了,哈哈。”攒着帕子走近了她,素指捻开粘湿在额上的碎发,却紧捏住她的下颚。
“原来涂的跟庵里的尼姑,这没上妆沾了水才发觉,秋姐姐长得真美,难怪是勾了二爷的一颗真心,你可没听昨儿个在屋里那道言语,听的我都几分感心…可是这脸都一天到晚撂着,就是我都不爱看。看看这小嘴儿,多水啊,只爱说些个道德常规,瞧瞧这鼻子小眼,放在以后,怎么不是个女神校花…”说着手劲越紧“多好…你没有像我一样。要不然我怎么能跟你比!呵…我改主意了,这么张脸,送去庄子里多可惜…”
----未完
此文的出处是豆腐里一篇耽美网配文(具体名字容我想想)中一笔带过的《草芥》而衍生的故事,讲述一位妇人被穿越女抢去夫婿,无依无靠最后在视女子命如草芥的古代凄惨死去。
因为没有点明具体内容所以情节处理相对简单,跳跃度极大,目测短篇三千字左右。
内容有所不足希望提点,实在对脑洞感触极大忍不住写了文,希望大家包含。
高一狗努力赶字,希望喜欢。

好吧,依旧是那个脑洞,我写出来了。

大抵是富农人子温卯少年拜入岐山门派,多年来见惯师门陷害踩低捧高,所有功勋尽是门派总共,在一次夜猎被人搪塞抵罪,奈何那人祖辈几有长老,无法申诉,被宗门驱逐,回家父母兄妹垂老决定安养,却反被原来陷害之人要斩草除根,先以他在外采办围杀其亲,后未等消息传出在回路埋伏,温卯警觉多法才诈死护着幼弟儿女逃离(两孩子是采办非要跟着温卯才活着)
温卯决心强大而遮掩身份又回宗门,利用之前经历暗中积攒人脉(多为苦受那人家族压迫之士),也生了兴振家族的心,计划筹谋而最终将自己奉上掌门门下,假借夜猎任务与仇人相行撩拨其强攻凶尸而被重伤,哀呦回禀时刻意引众人思绪在仇人勾结的外派身上。
仇人族亲认为是因仇人掌握外派罪证而遭害。
外派也觉盟友不可靠。
宗门高层怀疑他们居心不良。
温卯暗中操作三方自相残杀,趁各方势力虚弱时煽动其他门派参与,掌门应接不暇,看温卯结丹稳固而性情爽朗于是立他为首徒后闭关,温卯仍按兵不动表面主持宗门,在那些宗门比试上与各方子弟打结识交往(也有四祖),暗中警惕敌人宗亲与外派残余势力做造。
见局势稍稳,为保孩子平安,温卯称侄子女是妻子难产生下,自己多番寻找才找到,带了回。
温卯现在的模样还是有以前轮廓,孩子生父又与他一母同胞,自然相像,宗门也不甚在意。
一边教导儿女,还要掌握时局,温卯还是生了病,也让失势长老和有心人给钻了空,被指认是鬼道傀儡,孩子更被抓去,让温卯决定提前开局,将收集的证据以及受害孤老的血书哭诉在宗门主峰殿前镇山石碑。
“尔等猖狂,却堵不尽天下之口!”
将已是废人的仇人与其族亲,斩杀在殿前。
“仗家势欺人,为非作歹之徒,统统该杀,不光要杀,还要斩其头颅,使之遭万人唾骂,警示后世!”
虽平定事件,但人心已散,掌门出关,却见温卯,只叹一句“命数!”
翌日就知掌门传位温卯,飞升成仙,再无行踪。
温卯不清其意,加紧寻找儿女,闻天水之东一山谷中有所踪迹,赶去才明是外派阴谋,遭遇穷奇,大战九九日终杀,一战成名,绞杀所有牵连门派,岐山只留温卯本门一大派,简单吩咐,又去寻找,却最后在不明山脉发现孩子,才知是山里女子用山中迷阵将仇敌送走,那人不得其名,只隐约而知号‘抱山’
温卯感激作为,也明女子喜爱清净,没有声张而去。
温卯也无心再与宗门周旋,决定改立家族,高层会议处置外派提出合并岐山改立,也见识雷霆手段,岐山温氏终现。










第一章
岐山苍宁峰
孩童仰望眼前山峰高耸入云,面色沉静, 碎发遮掩下的黑色瞳孔不可知的一闪,捏紧了衣袖。
“温卯,还不走!”同村的伙伴扭头看他发愣,扯着嗓,“要是能选上你天天看个够!”笑着拍拍肩。
“嗯,来了。”忍下心里的不平静,驮着包袱跟人继续登着不见头的山梯。
路还长的很。
“姓名,年岁!”进了山门就过了午后,再是等排队到了温卯时天色已近黄昏,登记弟子头也不抬,声音难掩冷厉,想必极不情愿被人分配做这苦差事。
“温卯,十岁。”声音还带着孩子的软糯,语气平凉,倒不同其他人的慌张。
“嘁……”弟子抬眼一瞥,料看只是普通的粗布麻衣,撇嘴微哼,“行了,拿着牌子到前头,自己看牌子去找暂住的地方,明天早上寅时之前再到校场集合。”不是能巴结的人,语气更是不耐,把木牌扔到温卯怀里,埋头继续下一个。
“哦……”楞了分,才绕开人流要去找地方。
“呦,于少爷您来了,这是您的木牌,外院太嘈乱,长老早吩咐了,您就是走个过场,以您的资质,那可是要进内院的,要回长老那还是……喔,去外院,小人懂得,懂得,这就领您去住处!”
还是登记弟子的声音,温卯隔得不远听的清楚,见他俯首帖耳着对面前一群人脸笑的灿烂,连声音都含着喜。
“嗯。”其中包围的白衣孩童从鼻里哼了气,也知他就是那个所谓的于少爷,温卯停下脚,从弟子领着人群离开时看清了人面貌。
说是面若冠玉倒不为过,只是年岁不大轮廓显得稚嫩,眉角挑起太过,平添了狠戾,昂头鼻孔看人,跨步而去。
“不能招惹。”温卯暗想。
看着人群的指引,温卯寻找居所也简单,只是……
温卯盯着木牌的号码,抬头望着门口几个黑衫壮汉,再低头看着牌子,猛地转身离去“晚上随便找个地方凑合着吧。”却突然顿了步。
于恒挺着胸也没瞧他,身旁人把温卯推搡到一旁,“滚滚滚,挡着路了!”说罢用帕子擦着手,随手丢在地上“晦气!也不知道是哪儿的乞丐,怎么这种人都能报名!”又变了脸笑与于恒说话进了房间。
要说没气是绝不可能,但毕竟自己只是富农家子,那个于少爷的家室,是自己绝对比不了的,温卯也不想多生事端,只能去找同村人看看能不能挤一晚。
找到人时天已经摸了黑,温卯攥着包袱说明了情况,同村的人皱了眉,想想还是把打开门让他进来,温卯抬头打量着房间,地方不大,两张床被一个木桌隔开就已经没有了余空,桌上的蜡烛看是已燃许久,蜡油比烛齐高,烛焰被门风带动,摇曳欲灭,微弱火光照耀一方灰白的土墙,右床上,一人背对着他睡的正熟,温卯弯腰放下了包袱。
“那个……既然这样,温卯你就和我将就一晚上,我今天也听说那个于少爷来报名,说他是执法长老于毅的孙子,还有他爹于年,那是苍宁门掌门的师弟,门里最年轻的丹修,二十三岁就做了长老……”说时两眼放光,忍不住激动得满脸通红。
“他爹真厉害。”闻言头也不抬,摊开去整理着那几件衣服。
“哎,何止是厉害,最年轻的丹修诶,那天赋绝对杠杠的。”看温卯态度淡淡,他有所不满道。
“天赋再好,没有刻苦修炼,成何大器,我觉得于长老厉害的,是他能成为最年轻丹修背后的修炼罢了。”道,抬手把包袱里的干粮拿一份递给人“我娘做的柳枣饼,吃不?”
“嘿,还是你记得我爱吃……呜唔…贝贝!”塞在嘴里,含糊道了谢。
“谢什么,慢点吃。”嘴角勾起抹笑。
“赶明儿要是能一起进去,我们可要相互照料!”
“嗯。”
木床左右一米宽,好在八九岁的孩子骨架小,而且都是家里几个娃娃抱一起睡惯的,这一晚上还算这样过去。
天才蒙蒙亮,温卯估摸着也就丑时过些,穿戴好收拾了包袱,看屋里两人还睡着,动作轻巧不少离开房间。
外院里有缸,瓦了瓢水简单洗漱一下,捋起碎发把脸上风尘洗净,被水映出了一双眼,是极美的眼,狭长的倪尾上挑的丹凤,随主人不经意的睁合,似笑非笑,露出其中突兀的,瞳仁。
是全黑没有一点亮色,瞳孔与瞳仁像被一笔浓墨重涂,再也化不开了。
只有两种情况,后天盲者还有,死者。
可是温卯都不是,他看得清楚,脉络正常,可就是瞳仁死灰,他出生就有这样奇异的一双眼,让本来能享福的母亲拖着有劳的身子,又生了两个妹妹,终于今年生下了幼弟,才松下气。
不去看眼睛,温卯的轮廓长得也好,唇红齿白,看着讨人喜欢,或许第一眼并不惊艳,就像老酒细细品尝才能感受到的绵绵悠长。
‘像母亲。’想到温卯还是放下碎发,把发髻解开打散,重新束好,站起身,掸下短衫沾染的灰土离开要去校场。
温母是村里教书先生的女儿,听过几年书,性格温和,模样又好,是出了名的美人。
温父是地道的农民,虽然长得不难看,却怎么看着都配不上温母。但谁也没想到看着瘦弱的教书先生是个屠门重犯,丹门仇杀这些在村民看来还很遥远,都叹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可惜温母名声坏了,为了葬父也只能嫁给富农出身的温父。
温卯是老二,上面有还个姐姐,十四岁也订了婚,打算过几年就嫁出去。
底下还有两个妹妹,分别七岁和四岁,和个不到半岁的弟弟。
温母的身子近年越发的虚,生幼弟时更是难产,很大功夫才保住了命,可是温卯却说不得,家里人都知道,温母这样是为了保住温卯,否则,他早小就被扔进狼窝里喂狼了。
听说了苍宁门大选,就为母亲,为了选上每年能发的二两银子和基础丹药,温卯也要试试。
许多事情不知觉在温卯心里已成执念,或许他自己也不明白,这些对以后造成的影响。
从小生活的环境,熟悉的等级观念,异样看待的目光,他以为能够习惯,去屈服,去接受……终究他还只是个孩子。
校场下三千石阶,每一步,是期盼,是憧憬,是孩童心里最压抑的渴望。
温卯,你不能输。
即使时候还早,校场上也都黑压压满了人,温卯攥紧牌子,掂着脚勉强看到自己的分区,挤过去站好位置。
天有点阴,况且入了冬,冷风吹人身上凉嗖嗖的不怎好受,捱到寅时开始选拔温卯已经微微发抖。
“呵,穷包子,没事瞎凑什么热闹呢!”于恒自然是压着点到被叮嘱多穿了衣裳,站在温卯身旁斜瞥嗤笑。
“……”温卯不想开口也不能开口,当是听不见自顾拉紧了布袍。
“怎么,冻僵嘴还是哑巴了,本少爷在跟你讲话听不见吗?”于恒扭头面色有了恼意。
“于…于少爷有何贵干。”温卯语声淡淡,隐约发颤。
“昨晚不回房不是挺志气吗?还没开始就冻成这样还不如现在滚犊子回你娘怀里求个温暖,在这丢人现眼!”于恒侧了身不掩饰肆意冷笑。
“不回居所是怕睡姿不雅扰了少爷,况且我这乡野村夫,靠近脏了少爷空气不是?”看不到的眼中仍是平静。
“算你识相,就滚远点,脏了少爷我的眼。”仍然恶意,怒气道少了些。
于恒今早是被泼醒的,自己逢年难见的亲爹抱着个木桶,对自己厉眉冷眼的模样自己除了怨愤竟然还想着‘爹的木头脸上竟然看到表情了,虽然是生气但是好难得哦’
于恒觉得自己是疯了,还有心情想这劳子(这一类的事),没看人的脸越来越黑了吗!
“赶紧滚起来穿衣洗漱,否则扒了你的皮!人家左床早就收拾干净到校场了!”于年放下桶,言语咬牙切齿。
“爹,他昨晚就没进来。”正脱着湿衣服,得空望了眼左床,语气漫不经心。
“准是你耍脾气把人吓跑了,于锦安,今天要是晚了选不上,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脸色更黑。
“哼,就他那胆小鬼,还用吓?”冷笑道“反正爷爷和娘都帮我安排好了……”小声嘀咕着。
“你…今天天寒,多穿几件,还有……别让我失望。”走出房,扭头冷声道。
“……哦。”良久,于恒才回应。
但是这依然抵不了被泼水吵醒挨骂的坏心情,于恒看谁都不顺眼,忍不住去找温卯的茬。
“分成三项考核:,登塔(耐力),入梦(意志),刨坑(天赋)”
“你们身后的漩涡是天塔的入口,走进去就能看到阶梯,两个时辰内走出的人算及格,现在……开始!”
青衣道人话音未了,人群就极速涌进漩涡,谁都不愿浪费半点时间,温卯亦是,进了漩涡更似来到另一天地,目里周围白茫一片,唯有面前金塔拔地巍峨,雕花阶梯从脚绵延入里,眼眺极点,只见云雾缭绕不能分明,其中星星墨点想必就是登高孩童。温卯本想鼓气冲前,但看于恒不慌不忙,让他心生顿惑,不由慢了脚步。
“呵…总算还是个有脑子的,少爷我不妨告诉你,那些最快的,不就就是刷的最惨的!”瞥见他动作,笑出了声。
温卯不曾言语,默默跟着于恒速度,他估计摸清了这少爷的脾气,接下来肯定有话。
“知道为什么吗?”于恒指着阶梯。
温卯摇了头。
“这座塔,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级阶梯。”于恒淡淡道。“不止靠耐力,更需要头脑。”

——未。

脑洞

突然想到一个奇怪的脑洞,几百年前的温家先祖温卯和其他四家先祖从创业到终了,也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