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延

大爱渣反魔道o>_<o墨香铜臭大大万年爱>3<
荣耀狄仁杰庄周扁鹊,欢迎勾搭~

嫡子命运
第一章
“言儿的绮罗香不愧是醉尘阁的招牌,妙哉,妙哉!”傅公子执杯轻嗅,浮起的水汽也遮不住他的痴迷,“公子客气了,慕言只是这小小清倌,怎么担得起招牌这一说?”男子温润嗓音如玉謦琳琅,总带三分笑意,虽言语冷漠却又不突兀,面具之下双眼深潭静水,依旧垂眸侍弄司茶。
“言儿可曾想过寻个归处?”问。
“归处……又能去哪儿呢?”抬眼望他。
“那若我将你赎出,到我府里做个茶师,如何?”抿茶。
“谢公子抬爱,不值当,我若是想,就能走出去…只是,不愿罢了。”淡淡道,虚旷里是不知处的落寞。
“为…何?”他也曾动用势力查过背景,干净的让人生疑,他的阅历与性格,不像是由小青楼培养的,举手投足更而是大族子弟,只有出身高贵,教养深沉的族氏,才会有这样的人才,他不说,也不问。
“公子想着慕言的身世?”突然问,指尖勾勒着素胚的底纹。
“嗯…”他轻颌。
“您会知道的…这还要请您帮个忙?”不知为何笑着,那眸子深里,的骇人寒光。
“无妨,你说……”他道
……
送走了傅公子,慕言安坐着肽蒲,眼前桌上,是一副未完的残局,黑子看似浩大,无懈可击,可仔细发现,白子早已渗入了整个棋局,局外有一只手执起白子,局盘一落,结束了所有。
“你来了!”他抬眼,面具下的眼里也有了笑意。
“嗯。”黑衣男子坐在另一处,收拾了棋盘,慕言也又摆好茶具,煮那茶。
“以后就看不到了…嗯,阿槿?”喃声。
“若真如此,为何不多有筹谋,白子虽胜,却是藏着玉石俱焚的心!”槿乐语气中是淡淡恼怒。
“那又如何,我撑得过寒毒的折磨吗?无论胜败,我夙愿得报,也终不枉此生了!”茶香袅袅,浮烟尘起“小舞儿大了,当兄长的也只能靠这帮衬些了…”又笑“我竟然有些期待着呢…”
“卿言……”槿乐也不好再说什么。
“那,阿槿。若…还能回来,你能陪我去栗山吗?”笑问。“栗山,是父亲的故里”
“好。”他勉强勾起了唇角。
……
恭王柳府,世袭异王,七代文臣,三朝武将,文者协国,武者抚疆,不及最后,一门荒唐。
是夜,那宏伟府里灯火辉煌,又是场酒色生香的宴会,府外门仆驱逐,无理的行为使路人聚在一起争吵。
“这恭王府也闹腾,老恭王为国捐躯,王妃又是个没福气的,前些年让这楚侧妃占了巢!”
“这不是说王妃有世子吗?怎么着了?”
“的确是有世子,不就是那曾经的文科状元柳卿言!”
“就是那个如玉公子?哎呀,我那女儿可是出嫁前一直念叨着,不过怎么没了?”
“说来也是些下流手段,现在这皇帝,不是先皇七弟嘛,就是他和楚妃滚在床上,才让王爷战死沙场,还没等死讯传到上京,就提前兵变篡位,解决了王妃母家承恩侯!用莫须有的罪名,最后世子纵火自杀”
“那可就不得了,恭王岂不是无后了?”
“也不是,楚妃的大公子还是恭王的后,那可是老恭王从小养在身边的。”
“我不记着他是前长公主驸马吗?”
“可不是,那时候才新婚燕尔,自己母亲与反王串合杀了自己岳父,皇室替改,长公主也被一杯鸠酒赐死,一尸三命,听说,是两成了形的男孩!”
“真的?长公主还是她媳妇,死的还有两个孙子啊!”
“不得不说这女人多狠。”
……
人潮拥挤,毕竟都是平民百姓,不敢得罪权贵,围在恭王府的人群也散去,慕言听着他们的对话,目里情绪纷杂,在府墙无人处,施身进府去了个宣敞院落。
院里无下人,这也让他方便些,靠近卧房,萦绕的酒气就使他皱了眉,从窗进了去。
“唔!”冲天的酒臭让见惯风凉的慕言也捂着鼻,一声短促。
咻…,长剑擦着他面具没了房柱里,“滚!”从床帐里一声低吼。
“哥…”适应了气味,慕言哑着嗓叫了声。
“……小言?”男子猛一扯纱帐,望见眼前的青衣男子,看着他戴着的面具,“你…你是小言吗?”问。
那俊逸的面容是暗沉枯瘦,发散乱的披着,这本不该是三十岁的样子,不该是洁身自爱,意气风发的长驸马,坐在床沿,他眼中是期盼,是惊喜。“嗯!”慕言重重点了头,下一刻,被柳文絮紧紧抱在怀里,有泪滴落在后背,他知道,那是七年的压抑,是七年的懊悔,是七年的思念,他轻拍抚慰。
“对不起…对不起…大哥对不起你……”久久才分,仔细打量着慕言“这些年在外过得不好吧,你身子打小不行,她们对反对的打压很严,你怎么混进来的?”问
“想进来总能进来,大哥这样沉迷,嫂子又怎么看待你,百年之后,你如何面对她和两个小侄子?”劝道。
“呵…我当时多想杀了她,杀了反王,这些年他排除异己,血染整个上京,她与反王更是猖狂,在那发的了情!”
“天下都是他的了…”
“又能怎样?人在做天在看!”
“大哥…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这样呢?你看不惯,却又逃避,你是默许吗?”
“不是,我……”
“哥,你想杀了他们,为了父王,为了长公主和孩子,为了我吗?”
“我……想”
“你能杀了他们对吧,杀了他们,你就是报仇了,就可以,还天下,一个太平了……”
“要我……怎么做?”
“你接受…恭王位!”
“那你呢?这是你的!”
“没必要了…要注意,典礼的茶”
“我明白了……你现在去哪?”
“去陪某个傻子!”
“谁啊?”
“呵…”
……
冷宫
破落败旧的屋院里,那是如同孩子的呢喃,本来姣好的容貌却满是灰土,套着花花绿绿的衣裳,更显得不伦不类,反帝眼里轻蔑,转瞬又笑的和蔼,“墨尘乖,到七叔身边来!”抬招手,轻笑道。
男子乖巧的从地上爬起,走到反帝身边,“皇叔好!”
“来,皇叔带你给漂亮姐姐治病好不好?”问。
“可是,可是每次那些漂亮姐姐都会哭喊的好厉害,皇叔和侍卫叔叔都会把出恭的东西塞进姐姐们的腿里,好可怕!”夜墨尘认真的说,一派的天真。
“她们是兴奋,乖,这次,皇叔带你去看一个旧人!”笑
“嗯?”
……
夜墨尘随着反帝到了龙乾宫,进了内殿,金炉冉冉檀香,无人看见那本纯净眸里的深晦,远远他就瞧见,殿中那儿吊着个女子,发髻散乱,不能分明,他垂眸难持,那曾是他父皇与臣下论事的地方啊,幼时他在那读书练字,那是他原来梦寐的地方,不过七年,就物是人非,敛住心思,待走进,注意那吊着昏迷的女子,果然也是衣衫不整,看是蹂躏已久“三…姑姑?”他惊着,仔细分辩,这女子,可不就是自己的三皇姑,顾宁长公主夜景霜,“墨尘看出是谁啦?”听到他出声,笑问,眼里却是杀机。
“三姑姑给墨尘糖吃,墨尘记着她!”
“是吗……”反帝笑的意味深长,“那就没什么用处了,赏给那些侍卫吧。”淡淡。
“皇叔?”他看似疑惑。
“皇叔带你去看场好戏……”摸摸他的头,笑。
“嗯”他点头,眼中全然是懵懂天真。
“柳恭王嘛…呵…”反帝嗤笑。
第二章
“恭王长子柳文絮,贤良方正,恭明知礼,世子早逝,现知其可堪大任,册封继任,愿保大齐,抚佑疆土,此!”九玄宫楼前,大太监读榜宣旨,柳文絮一身锦袍,俯跪在玉阶前,“臣领旨!”抱拳接旨。
“赐府印,立王章”大太监又道。
“诺!”柳文絮俯身恭敬,那熟悉的手端起恭王府章,递到他手里,慕言太监服饰,眼里含笑温柔,低头只有两人听到“卿言将王府托付给文絮哥哥。”,面上表情不显,柳文絮感到了放松。
“礼成,入王府!”
……
“滚啊!夜墨尘,我不需要你可怜!”扯掉的面纱露出累累的刀疤,落下滚滚血泪,“楚思月,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噗……”牵动的旧伤与寒毒让他跌落在地,抽搐着,他笑的悲凉,“一门荒唐……”
“将这疯子拖出去,扰了兴致!”皇帝拜拜手,语言淡淡。
“要死的人是你!”柳闻絮突然抽出匕首,奈何多年酒肉悲愁掏空了身子,只是擦中臂膀就被侍卫制住。
“怎么,为了一个异母的弟弟你就要背叛你母妃和朕。”
“呸,她就是个娼妇,你,只是奸夫罢了,害了先帝先后,杀了墨胭母子,灭杀父王母妃族亲,毁了小言,你永远算不上正统,就是臭虫!”柳闻絮破口大骂。
“孽子!”楚氏忍不住甩了他一巴掌。
“呵…不愧是恭王府的种,你的儿子,好好管教!”皇帝冷笑着。
“是”楚氏捡起匕首,就要捅了他。
“呵……说的好,”夜墨尘笑着,“你,堵不尽天下的口,咳咳咳……我看着。”捂着胸口的血,紧紧搂着慕言,“真是不甘心呐……”
“栗山…阿槿……父王…父亲……如果,如果能重来…如果……”
一门……荒唐
第三章
“三姑娘……哎呦喂,我的小祖宗,你,你快下来啊,要是掉下来,奴婢那是几条命都没得赔!”菱玉哭丧着脸对着不知何时爬上阁橱的粉团儿跺着脚。
奈何人家只是乐着脸咯咯笑咂着手指淌口水。
“咳咳。小沅儿?”虚咳声透着几分清亮,一双白底红纹马靴踩了进门,才见着穿着猎射的骑袍。看是十一二岁的少年悠悠走进。少年英眉凤眼唇红齿白,刚历功课眉间锐气未消,语里含着笑。
“咯咯…咯…葛…格……”柳沅见着人小手挥弄着就往下扑。
“别动!”这下没了那从容笑意,紧忙是跳起接着了人。
“呜…谢大公子。”菱玉抹了把泪行了身礼。
“以后注意着便是。”
“是。”
“怎么,小霂还未起来?”柳箫抱着柳沅皱眉问着。
“按理儿已过了巳时,世子是该醒了。可今日……”菱玉欲言又止。
“我去看看!”抱着柳沅转了涉身走出房。
“大哥这是怎么了?这样慌张着。”巧了转角竹衣孩童走近见人时眯眼笑笑。
“咯咯…咯抱~”柳沅这下安分不了咿咿呀呀挣扎看人张着手。
“乖些……正要找你去。”柳箫仔细打量上下无误总算安下心舒了气。
“前儿爹晚膳后要检查我功课,这不是昨夜里儿捱的晚嘛,又不能耽误早课,就累着了。”柳霂抬了眼稍敛笑意,“况且,姨娘的手还抬不了这么高。”接过柳沅露出浅浅酒窝。
乍看二人相异甚微,可是仍能清晰辨得,且不说柳箫坚傲柳霂温润,霂有王妃勾角丹凤,箫形楚氏含笑妖气。
“你还有心思?”
“反正不丢了志气。”
……
“用膳吧。”瞥了眼抱着柳沅捂脸当蘑菇的柳霂,“一会儿跟我去书房一趟。”
“……是”
“这又怎么了,糯糯砸了台还是欺负果果了?”语声清亮而不落阳毅,但实实是位公子之音。
自古皇朝更替为防外戚干政,便有了皇室尊嫡男妻为正,后被废止甚至轭令,却巧在文帝夜曲黎与文后夏氏感情深厚,再者文帝精通药理,制得男子孕育之药,几经波折,终于能与其相守相知,所以其后而来,男风也并不稀奇。恭王柳氏身为异姓王之一,自然也有旧规,所以迎娶也无反对。
“父亲(父君)!”柳箫柳霂同时闹了个红脸。
“果果糯糯有什么事吗?”怀抱胡锦男童白洵轻笑问而。
“果…呵呵……吃果果……糯……”男童兴奋指指点点。
“团团不闹。再…怎么说,我们都大了……”
“阿恭……”
“果果糯糯,嗯?”
“别乱说,兄长我们还小。”
“咯咯……”
“所以,霂儿这德行是随了谁呐,夫君?”
“……”
“来,沅儿二哥带你出去散散步。”
“回来,跟我去书房。”
“父亲……”
“乖。”
……
终于捱到子时,才在柳裘一脸嫌弃下(其实并没有什么表情)得令能回了竹弦堂。
小柳霂前脚未出外门,白洵就从房瓦跳下,
“注意些,毕竟身体还没恢复。”瞥了眼人嘴角微抽,出手将人拉入怀里轻轻揉着腰。
“也不见是谁害的。”环着人颈间垂眸微眯偎依人身哼哼着。
“别人能见着吗?”难得勾起一些弧度。
“你啊……看出霂儿什么了?”抬眸舌尖舔舐人唇角。
“没有,太平常了,反而显得隐藏了什么。乖。”摸摸人头旋。
“啧,一屁大点娃娃,又能想着什么?”
“我也不知道,但我看的出,恐惧,悲伤,欣喜……或许是,涅槃而生。”
“啊呀呀,看的真不少。”
“……”
四年
“我仍无法理解,我们几个的存在,是彰显恭王夫夫生活幸福还是……秀恩爱。”柳霂摊开被浓墨重彩的诗文,思忱良久对着一旁人道。
“我觉着是后者。”品了一口不知加了多少佐料的清茶,按耐捏碎的冲动,放下了手。
“我觉得小绱就溜进竹弦堂没让我发觉和刚才躲着下人在我们之前作鬼,足能证明两件事。”
“一是他隐匿逃跑的确有天赋,二是,他胆子的确够肥了……”
“呵呵呵……”
……
“三姐姐,一会儿大哥二哥来了,可千万千万不要把我供出来,求你了求你了~”缩在桌底,柳绱一脸恳求。
“哦。”柳沅垂眸不显,继续临摹着字业。
“沅儿,见到小绱了吗?”柳箫问,同柳霂进了门。
“嗯。”翻过一页书纸,再无半点言语,暗下给骚动的柳绱一踢,示意安静。
“那……沅儿你可知他在哪?”柳霂微笑着。
“……”柳沅搁下笔安静地望着两人。
“好吧,那没事我们就先走了。”柳箫摸了摸鼻子,“沅儿好好练字。”
便拉着柳霂出了兰邈阁。
“姐…呜。”还没及出来又被柳沅踢了回去。
“二哥怎么了?”柳沅拿笔问。
“没什么。就是见着小绱了,告诉他,我们又不是洪水猛兽,用不着躲着书桌里,柜台下什么的,还有,奶奶明个儿与楚姨娘回来了,勿耽搁了。”笑吟吟望着柳沅,似不经意瞥过书桌,转身离开。
“呼……姐,二哥好厉害,他怎么会知道?”柳绱从底下爬出来。
“你傻呗。”瞥了眼人,还是忍不住揉乱他的头旋。
“揉乱了揉乱了,姐姐别揉了!”捂着头皱着小脸退了两三步。
“好了,先回你的松尹轩吧,明天还要见奶奶和那个楚姨娘。”
“哦……那姐姐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行了个诺,柳绱也蹦蹦跳跳出了门。
“嗯,注意些。”
至于之后柳绱在自个儿房门口被两位兄长截住逮回梅昀居教育一下也是不提为罢。
……
“霂儿给奶奶请安,愿奶奶身体康健。”柳霂身着青衫墨袍,白玉羚琅清脆叮咚,束上的发髻让愈长开的昳丽面孔更添神采,端过身旁老仆手中瓷茶,跪举俯身言说。
“嗯。起来吧。”老王妃莫氏神色有些淡淡,到底却还是没有为难孙辈。
按照身份辈分个个过了去。
朝中尽知恭王王妃伉俪情深,育有二子二女,即世子霂,长女沅,三子绱,幼女颍。自然也知府里一位,庶长子箫,为早年应莫氏之因迎娶的侧妃楚氏所出,长于世子三岁,因府中秘辛,曾由恭王亲自抚养,自然之后又是恭王王妃共同抚养。
所以感情与这常伴老王妃身旁的楚侧妃并不深厚,甚至冷漠。
起因由在王妃初孕世子却不忘关备照顾,但准备不足世子霂早产几经干戈而王府乱做一团,王妃除却关心世子霂身体与王爷寝,便是叮嘱抚慰柳箫,当时恭王告假十月,无心朝堂。
好在多方调理世子性命无虞。
但王妃将子视若己出体心关怀让柳箫难忘。
当然最后更有查出有楚妃掺和刻意,神态言语被柳箫无意暗见的阴狠,彻底的离了心。
“几年未见,箫儿与世子都长这么高了。三姑娘与四公子也是的,粉团团儿都成了小娃娃了!”莫氏身侧桃衣女子掩帕轻笑着,绯红的豆蔻绕在金纹蚕丝绣里,几人眼里外分的矫揉做作。
楚氏的确足够美艳,眉眼举作里流露的娇媚妖娆,声色中如同黄鹂鸣吟,但在座几人不识得的内心丑恶。
“楚姨娘。”柳霂微欠半身一礼。两个娃娃也行动效仿。
“母亲。”即使再样厌恶,柳箫还是乖顺行礼出了声。
“世子你们客气了。再看看,箫儿也快十五了。”
“嗯……说到年纪,克恭,箫儿十五可有了字?”莫氏抬眸望向恭王。
“自然,前些日子就选定好了,唤‘文絮’取意文绵书章,不可非而远也。等过了时候,十五束发之礼便是。”
“那便好。王妃身子可好些了?”莫氏松了眉头问。
“已经大好,毕竟已经第三胎,而且女儿不若男孩折腾。”柳裘眉眼柔和。
听得柳霂暗自一个白眼,这话说的好像他就乐意似的。
“取了名吗?”
“颍,明昳聪慧之意。”
“柳颍,是个好名字。”
“小舞儿……”
……
紧赶慢赶还是已经开了席,柳霂提溜着柳绱的小白领儿,偷偷摸摸趁着侍卫宫婢溜到恭王一席,收获了柳恭王的一瞥和白王妃调侃的笑意。
“下次再乱跑直接把你丢在皇宫别回来了知道了吗!”柳霂压声挑眉着。
“知道了知道了。我保证不告诉父王二哥你书柜底下还压着两本杂记绘本!”柳绱大声道。
“……”柳霂愣了,什么绘本???等等绘本!柳霂立刻意识到是什么了,反应了过来“柳绱,说话要凭良心。绘本那劳子玩意儿上次不就被父王没收了,我又不傻,藏还能藏在同一个地方。”
“柳霂?”柳裘的尾音拉的意味深长。
“噗嗤。”白洵很不厚道的笑了。
“……是。”柳霂瞬间怂了。
“什么绘本?”唯有柳箫一脸茫然。
“回去自己交还是让我搜。”
“全都给您了。就…就一本精怪志本,父王,求您了~”柳霂满脸祈求。
“不是说没有的吗?”
“不也是从父君那儿才借的。”
“……”
“二儿就这么个爱好,又不是什么坏的,满足一下嘛。”
“这是克恭梓深家的小世子吧?过来让我看看。”上者尊位是温和却不失威严的声音,是当朝陛下。
“诺……恭王世子柳霂参见陛下,凤君,太子殿下。”走进殿堂恭敬跪身叩拜。
“起来吧,抬头让朕看看。”献帝道。
“诺。”起身抬眼坦见上座,侧眼却瞥见那熟悉的眸目。
那是不同于前生狼狈放骇的雍容华贵,还是青涩的俊秀面孔未见将来的沉毅,双唇微抿神色淡淡自视了几分距离,金蟒白衣绝尘。是两世柳霂见过的心动。
“模样倒是像极了克恭,但这性子,梓深啊,你可害人不浅呐。”
“若是全依了咱这王爷的性子,那我们这五个儿女岂不都要讨不到媳妇儿夫婿了,一个女儿已经是刻板严肃,也只能在其他几个身上找找乐子。”
“的确。不过你这孩子们教养都好,我这太子啊…诶,寒儿,你这样盯着恭王世子,怎么,看上人家了?”
“……”夜寒望着柳霂,目里情绪翻涌。
柳霂只是得体笑着,却觉着眼里酸涩的很。
我……回来了。
“哎呀呀,那可不行,凤君与陛下可舍不得把太子嫁过来。”
“怎么就不兴把世子娶出去?”
夜寒垂眸收回了目光,轻笑着“父皇父后莫要再打趣了,看把人家世子吓的。我听说前个月儿恭王府又添了个姑娘,这里可欠了声恭喜。”起身道。
“霂代小妹先谢过殿下。”低下头收敛眼里的悲戚,俯身一礼。
“朕记着王府最近要忙的很。”
“是啊,不日便是箫儿十五束发之礼,最近加紧操办着。”白洵笑道。
“箫……是王长子柳箫吧,本君记着当时与陛下去王府看望,一个小不点儿的娃娃就盯着我们,眼神可像是护崽的老虎,都这么大了。”献后笑着。
“可不是,这平常就数老大老二形影不离,特别是闯了祸,有了老二就少不了老大兜着护着,可把人宠坏了”白洵眯眼笑着。
“咳咳…父,父君……”柳箫语话未完。
“的确是够宠着。”柳裘淡淡道。
“……”柳霂无语凝噎。
……父王你能不能再明显!!!!!!!
“嗯……这样啊,世子先回席吧。”
“诺。”柳霂只觉生无可恋,回了席一脸怀疑人生。
“二哥,二哥,我刚才看到那个人一直再看你呢。”回了座柳绱戳戳柳霂的衣角,指着夜寒的方向。
“或许是看错了……大哥呢?”柳霂抬箸给同坐的俩小家伙布菜。
“不要吃萝卜嘛”柳绱看着盘蝶的布菜闹别扭。
“大哥去出恭了。”柳沅冒了一句。
“哦。要把饭菜乖乖吃完,回去二哥教你雕刻。”
“这…好吧。”小家伙才安分下来皱着眉满脸苦大仇深啃着菜。

评论

热度(3)